萧苏染/清苏

敲板砖!
主吃:
本命周泽楷
目前在第五坑里趴着,ID名是吃杰佣的周泽楷
吃杰佣雷杰园
厂律蝶盲医园冲撞欺诈鹿幸蛛机
语C奈布皮
叶橙肖戴张楚杜柔王柔魏果周橙all橙楼钟
荣耀女子组是世界的财宝
凹凸吃凯all凯
我沐赛高√
喻黄双花双鬼韩张昊翔林方方王
不吃绕路
顺带激进粉厨,一般不ky得过分不会蹦跶.
老年人心脏不好
看着不开心的评论我会删
高中狗低产
全员吹职业沐吹叶吹伞吹周吹
语c主沐沐皮,副皮柔柔
皮气不够正,人不高冷不狗

万圣节特辑(贺文)(盗全)

〔首先,作为一个盗全双粉
作者我,在2025年估计是要分个身了〕
OOC慎!!!
原著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当他们要糖〕
――瓶邪――
万圣节到了,虽然身为西冷印社旁边古董店的小老板,老九门后人,人称小三爷的天真,思想也较为传统,关于西方传统节日他向来也是不怎么在意的,但是这次的万圣节,刚好是小哥回来的十年,他在这将近一年的同居年月中将他所认为小哥知道或不知道的常识潜移默化地都教给了小哥,教他使用餐具,教他使用电脑等电子设备,教他做饭(划)(天真:这个还是算了吧.)到了万圣节了啊,他拉开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包糖,小哥其实是个很干净的人,很好懂,对痛并不敏感,在他看来曾经认为深不可测,但他现在是他的了,心疼软到心坎,想将最好的赠予他,更何况只是一包糖,每一个节日,都想与他共同度过.在傍晚,果然看见了那个穿着蓝色帽衫身上仿佛披着落日晖光的青年向他走来,他竟神奇地从小哥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他……一脸委屈?那个青年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地亲上了他的嘴唇“唔,唔……小哥,你干嘛?”“Trick or Treat”他指了指抽屉“里……里面”小哥只是轻轻地拥住他两根奇长无比的手指在他颈上的那道疤上来回逡巡“甜.”
――黑花――
在一家小饭店里,小花🌸不耐烦地等在里面,身上还穿着花鼓戏的戏服,脸上仍画着戏妆,身上的气质和这里格格不入,烦躁地拒绝了第101个搭讪的人,嘴中不时低喃着“那个齐黑瞎在搞什么鬼,我妆还没卸下来就慌里慌张地被他拉来,现在又不知道去哪里了,什么鬼哦……”
在不时看挂在饭店墙上的时钟中,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几乎都要从桌前起身走出饭店的时候,不远处才晃晃悠悠地走来一个带着墨镜浑身黑色的男人,嘴角挂着痞笑,总之……在他看来,就是哪哪都不正经的样子,呲,真是不爽,竟然让他等了那么久才到,是死了吗?猛地见那个墨镜是本体的男人从身后拿出了一捧玫瑰,不,仔细一看,是一大捧的玫瑰糖,惊讶地挑了挑眉看向他.
“万圣节快乐!Treat!”
“然后呢?”小花不置可否地看了看他,接过了那捧玫瑰糖,但嘴角的微笑是止不住的,标榜着他此时是开心的.
那个男人突然欺上前来,吻上了他,贴着他的唇道:“花儿爷,你真甜.”
――潘三――
潘子不时傻笑地看着自己怀里那一捧糖,小三爷说了万圣节到了,要送给自己重要的人糖(天真 Good job!)
他走到三叔面前,突然端正了表情,将自己怀里的糖摊到三叔面前,笑道:“三爷,万圣节快乐!”
“好.”三叔只是抬起眼复杂地看了看潘子,又是吴邪那小子说的吧,皮痒痒了吧,笑了笑,接下了糖.
――喻黄――
烦烦兴奋地跳到喻队面前,环住他的脖子,边上的蓝雨众人不知不觉就自动戴上了墨镜.
“队长!队长!万圣节到了!”烦烦头上的文字泡不停地在冒,疯狂暗示.
“怎么了吗?”喻队只是提了提眼镜,对烦烦温文一笑.
“队长!Trick or Treat!Trick or T……唔……”突然喻队亲上了烦烦的唇,心脏地笑了笑,道:“少天,你啊,就是我的糖啊,真甜啊,是不是啊,少恬?”
――双花――
大孙直接将银行卡扔给了乐乐,乐乐头上的花转了转,大孙亲了亲乐乐的额头,道:“拿去花吧,万圣节快乐!”
PS:万恶的土豪,我恨.
――叶橙――
叶修抱着沐橙,细细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喟叹道:“沐橙……”
“嗯?”她仰起头,又被他偷袭了一下脸颊.
桌上全都是她喜欢的糖,粉丝买的还有她的先生也就是现在正在抱着她的叶修.
“你是我的,我会宠你一辈子,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你就是我的蜜糖,如同砒霜毒入骨髓.”
“好.”
――――――――――完―――――――――

评论(4)

热度(39)